請支持器官捐贈

用愛心接力 讓生命延續

秉持「尊重生命愛人如己」精神   讓愛與生命延續

三年多來,本院移植小組因著十二位臨終病人的義舉-器官捐贈,讓本院在換肝、換腎、眼角膜與骨骼等移植手術上都有很成功的病例,不但救助多位本院急需器官移植的重症病人,同時也將多起心、肝、腎、眼角膜等分享給他院急需的病患。


這些捐贈者與家屬們這種「尊重生命愛人如己」的精神,讓愛與生命延續,值得大家紀念,同時也希望藉著這些人的拋磚引玉,推廣全民器官捐贈的理念更普及更落實。在台灣醫療史上,蘭大衛醫師夫婦的『切膚之愛』事蹟,可說是台灣移植醫學的第一粒種子。(圖照片/2008.03.28.本院首例肝腎同時移植成功慶生會,病友與陳堯俐醫師等醫療人員合影) 



『切膚之愛』它是本土流傳甚廣,最美也最生動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也影響了許多人,慈濟功德會證嚴法師曾多次提到『切膚之愛』讓她有很深的感動,她甚至說到曾有機會到彰基來探望生病的家人,清晨時分,獨自佇立於一樓大廳『切膚之愛』畫作前,想起這對外國夫婦是這般的疼惜台灣小孩,心中那份感動,讓她潸然淚下。
1927年,六月間,一位彰化伸港鄉十三歲男孩-周金耀,因跌倒傷及膝蓋關節,養父以土法療傷,引起膝關節踵大、糜爛,傷口延爛尺餘,久久無法癒合,不幸又併有骨膜骨髓炎,不但難逃斷腿的噩運,且有致命的危險,當時醫學仍不發達,雖想盡辦法仍無計可施。

後來蘭醫師遍查醫學典籍,看到書上記載「移植皮膚」也許是治療此症的唯一希望,只是當時移植手術僅是書本上的理論而已,並沒有臨床報告,況且皮膚取得仍是一大問題,當老蘭醫師向夫人提及書上所見時,連瑪玉女士心中大受感動,她知道上帝要救金耀這個孩子。

當晚夫婦倆人一起晚禱後,蘭夫人告訴蘭醫師說:「主耶穌為救世人的罪,被釘十字架,以自己的寶血洗清世人的罪。耶穌為愛世人甚至甘心為人流血捨命,如今我願意割下我的一些皮膚,補到金耀的患部,來幫助治癒金耀的病」(右圖照片左側病床上右腿包紮紗布之病童即是當時動完手術後之周金耀與蘭大衛醫師、洪大中醫師和當時的二位護士合影) 

就在一種同體同悲的慈愛情操下,老蘭醫師夫婦決心進行切膚補瘡的手術。
一位仁慈的醫生,親自動手術切割心愛妻子的皮膚,救治一位垂危的異國兒童,又是醫學史上少有的病例,這是何等的勇氣及慈悲的行為。即是現在,我們如何想像一位異國婦人,把自己身上割下四塊皮膚,送給素不相識的台灣兒童呢?如何想像一位醫生親自把太太的皮膚割下,送給一位素不相識的危急病患呢?當蘭醫師在七十六年前決心操刀一割的一剎那,當老蘭醫師夫人決心獻出皮膚的一剎那,台灣的近代文明就產生了。

「尊重生命器官捐贈」可以延續另外一個有用生命的繼續生存,對新的社會價值觀而言,是一個值得倡導及鼓勵的。在醫院經常有等待換肝、換心、腎、骨骼、骨髓乃至於移植皮膚、眼角膜的病人,他們需求與等待之殷切實非筆墨所能形容,面對他們求生意志的眼神,若有一腦死病人,能將可以有用的身體器官移植到正急待需要的身上,將逝去者的生命延續在另一個體內存活下去,這是人間美事。許多器官捐贈者之家屬與受贈者,經常異口同聲的表示,在從不相識及未見面的情況下,因著家屬的深明大義,不但延續了自己親人的生命意義,也是愛的真諦多一層面的展現,換個角度看,將不用的、要腐敗的轉到另一個生命裡重新活著,他們的義舉不止是達到了遺愛人間,更甚者是救人一命。 
(右圖照片/2014.04.25 於院內一樓舉辦器官捐贈宣導暨諾華世界關懷日活動)

雖然在耶穌的時代,沒有記載器官捐贈這件事,但是當我們看到主耶穌願意將自己的身體完全獻上,讓人將祂釘在十字架上,以祂的寶血,洗清眾人的罪,相信這就是器官捐贈的開始。 
再次緬懷創院院長夫婦的「切膚之愛」義舉,感動宣教師不止用嘴宣揚福音,蘭醫生夫婦以有用的皮膚移植在一位十三歲小孩的身上,他們是用生命來傳講上帝的愛,給了我們最佳示範,尊重生命,愛護生命,並設法保存生命,發展生命,是愛的真諦,也是愛人之最高表現。
今天,在彰基,現代「切膚之愛」故事,繼續發生,這些人的義舉,令人尊敬,為此我們特選在本院院史館正對面建一「切膚之愛」牆來紀念這些遺愛人間的勇士們,感謝他們的事蹟,豐富了彰基的歷史記錄,也增添了許多人間佳話。

1927年,蘭大衛醫師親自動手術自愛妻連瑪玉女士腿部切下四塊皮膚,移植在十三歲病童周金耀腿部患處,醫治他脫離險境。這段撼動海內外,感人肺腑的事蹟流傳至今。今天,在彰基有許多人留下身體上的部分器官,讓生命延續。
為感念他們遺愛人間的佳美腳蹤,並勵來茲豎立此『切膚之愛』 牆,以茲紀念。(下圖)

 

  • 04-7238595#6200~6201
  • 500彰化市南校街135號

2018 © 本網站內容為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 瀏覽人次 12522
  • 維護單位 :4608